全国加盟免费热线:400-7676-566

生煎包的传说

时间: 2019-09-05 来源: 未知 作者: 植公子 点击: 171

生煎包的传说

生煎包,可以说是祖国各地都有的美食,只不过包的方式和馅的做法有所不同,滋味迥然不同。

历史小说家高阳(许儒鸿)先生的《胡雪岩》中,胡雪岩和漕帮老大尤五吃饭谈生意合作兼给好基友古应春践行,吃的是番菜(西餐)。

话说到这里,西崽已端来了“尾食”,吃罢算帐,是一桌鱼翅席的价钱,而尤五却说未曾吃饱。“番菜真没有吃头,又贵,又不好。”尤五笑道,“情愿摊头上一碟生煎馒头,还吃得落胃些。”

这段描写间接对生煎很是推崇,但也许有点时代错谬,生煎在《胡雪岩》书中故事背景的19世纪60年代比较大的可能还没有出现,一般认为,生煎出现在上世纪20年代。

生煎,是生煎馒头(‘sangjimoedhou)的简称,词典解释为用油煎熟的一种小包子,肉馅,这个定义对于了解生煎的人来说实在有点隔靴搔痒

如今,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最不缺的就是各式生煎坊、汤包馆,之前还从未想过深究这种在上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食物的由来。一种食物有时候不仅仅是填饱了肚皮,满足了味蕾的享受,它们还承载着一段历史,以及当地居民的情怀。它还会见证着岁月的变迁,在时光的流逝中,保留某些味道,又改变某些味道。

你是否也会响起你记忆里,那熟悉的味道,或许是属于家门口的小摊,或者是属于奶奶做的饭,也可能,是高中时常会吃的早餐。 有些味道或许还能够寻觅的到,有些味道,却再无可能品尝。看完这篇小文,明天再去吃一次生煎,是不是会有了另一种感受?

“吃不求饱的点心”,那种“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的角色。

生煎油水扎足,对需要扛饿的贩夫走卒,生煎很多时候是抵得饭食的,生煎诞生的所谓茶馆,也不是幽窗下高士雅客品茗的所在,而是和升斗小民去泡开水的老虎灶(开水间)伴生的普罗大众喝茶的地方,在老虎灶边上,立着一个由柏油桶改制的炉子,上面安放一口铸铁平底锅,里面是一张长条形的台板,是简陋得无以复加的摊头小吃。

扯几句题外的话,现在貌似很高大上出没于老字号或者会所私房菜的上海本帮菜,其浓油赤酱的本色其实和生煎一样,反映出这个一直以来的移民城市,其实当年也是海漂屌丝横行的商埠,口味之重显示出的身份赶脚不是嬗变成国际都市东方巴黎后的带我装逼带我飞可以掩饰的。

生煎馒头的发源地其实在苏州,以开业于1911年的吴苑茶馆的生煎馒头最为出名,流行于江浙沪一带。上世纪20年代,生煎馒头进入上海这个大码头,由于经济实惠,受到民众追捧,于是一般人只知道“上海生煎馒头”,对它的前世知晓者并不多。生煎馒头在上海已有多年历史,它不断发展,并生发出不同流派。

生煎又热又鲜,重油馅多,上撒芝麻葱花,吃在嘴里,香气扑鼻......唇吻之间的感觉估计只有看脑洞大开的妙文时的痛快淋漓才堪仿佛,在出锅前,看到师傅把平底大锅斜一下的那个动作(这是为了避免锅子四周的生煎过于焦黑),心中的那份期待也估计只有等待情人出现的心情差可比拟。

于是生煎也就不再仅仅是草根的恩物,而变成了无分阶层无分男女老少的心头好。

连小资界别的祖师奶奶张爱玲也是生煎的拥趸。

她处理事情有她的条理,亦且不受欺侮。一次路遇瘪三抢她的手提包,争夺了好一回没有被夺去,又一次瘪三抢她手里的小馒头,一半落地,一半她仍拿了回来。——胡兰成《今生今世》

渐渐地,随着其在申城广受欢迎,1930年代,生煎也独立出来,发展成单独的店铺。

根据沈嘉禄先生在《上海老味道》中的观点,生煎不是上海原来就有的,他研究发现,生煎是移民带入的。

“所以,我愿意把上海最有代表性的美食美名给生煎馒头,说明上海是一个开放的城市,是包容性非常强的城市。”

杭州生煎比较出名的有哪些呢?

据小编得知,杭州有家植公子生煎包,味道独特,品种多样,他们制作的生煎包面皮必须发酵,用老面老碱发,皮并不是那种薄薄的皮,也不像发酵过的包子那样松软,皮子的口感嚼劲和松软兼具。就连煎包褶子朝上朝下都有讲究,植公子生煎包,讲究的是底部煎的焦黄香脆,自然是把有褶子的一面往上翻。而像咬不得这种,煎面在收口处,两者的差别一目了然。煎包馅大多只用鲜肉和小葱,汁水不多,都来自肉馅本身,新鲜肉才出得了香肉汁。一碗生煎就着醋和辣酱满嘴鲜咸,好吃又落胃。

杭州植公子生煎包店之所以会成为大家新拔草的小吃店,是因为植公子生煎包不止门店装修是以古典漫画风格这种独特设计,还有他们的生煎包口味多种多样,除了常见的鲜肉、虾仁生煎之外,还有一款属于植公子的黑暗料理——墨鱼生煎。黑皮看上去是黑暗料理的姿态,用墨鱼汁浸染的表皮,一口咬下去,能够感受到满满的幸福感。

在创新形式上,也打破了以往的传统模式,虽然口味还是保留了一部分传统口味,但是在合作经营模式上做了很大的创新。以组合店的形式达到了1+1>2的效果,除了生煎店,还打造了一家科学队长鸡排店,这样的拼搭组合将会更多地满足顾客,增加月营业额。